过热炒作酿成苦果 红木家具套牢高位接盘炒家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0-21 00:27

  从去年5月到现在,国内红木家具及原材料价格仿佛攀过一座高山,山爬完了,价格几乎回到原点。如果以2005年便开始的红木家具热算起,这一爬山下坡的过程还似乎没有结束。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红木家具和原材料价格下滑的趋势虽有放慢,但尚未到底。更多的人则表示在价格回落中一轮行业性洗牌不可避免,弱者淘汰,品牌产品则会乘机占领市场空缺,从而使行业整体寻到落脚点。

  从去年10月起,红木家具市场便呈现购买减弱的趋势,而跨入2008年,红木家具一贯昂扬的市场开始出现疲软。近日记者走访我市多个红木家具经销店,发现大多门庭冷清。“去年同期我们一天最多能做几百万元的生意,现在一个月也做不了这么多。”笋岗一间红木家具店的销售人员私底下对记者说。

  红木家具其实只是泛泛地统称,按照国家规定,红木实际上又被细分为紫檀木、花梨木、香枝木、红酸枝木等8大类,自古以来,红木家具都被老百姓当作是家里的传家宝、收藏珍品。在红木家具最热的2007年,也是其投资“神话”最多的一年,不仅有数年前购买的家具到当时价格翻了数十倍的例子,甚至有购买才一年多价格也翻了好几倍的个案,一张小叶紫檀床不到一年时间从15万元涨到80万元,仿佛只要买下来就一定能翻番发财。而近日记者向红木家具经营者询价的情况是:与去年最高峰值时相比,近期深圳红木家具的均价回落20%-30%,最高的回落50%左右。

  记者在一家档次和规模都不错的红木家具店看到,一座做工精美的印度小叶紫檀木书柜,高约2米,宽约1.5米,四扇门面上雕刻着牡丹、荷花、秋菊和腊梅,去年报价在45万元,现在只能试探着报35万元。另外一座越南黄花梨木架子床,去年价格在90万元左右,而现在报价则在70万元。红木家具中,红酸木是用得最普遍的原料,在一个家具店中标出的特价中,2万元的价格缩水到1.2万元左右。

  红木家具珍贵,除了其制作古典考究之外,更大程度依赖于其原材料的珍贵。而去年炒作兴起时,热钱已放弃费时费力的家具制作,而转向原材料的囤积和炒作,在广东红木市场,2007年的8月,海南黄花梨从每吨50万元,涨到了每吨250万~270万元,一年内价格涨了五倍多;印度小叶紫檀,从每吨30万元涨到每吨70万~80万元/吨。而在攀过炒作高峰后,这些原材料价格几乎回到原点位:印度小叶紫檀目前价位在每吨30万-35万,一起一落之间,无数最后入场者铁定被套牢。

  过热市场炒作酿成苦果

  “各种红木原材料虽然珍稀,但总要用它来做成家具放在市场上销售才能实现其价值,你把材料价格炒到这种程度,总不能让消费者来买木头吧。去年原材料价格最高的时候,我们都不敢进货,原来每个月十几吨的进货量,都只敢进几吨甚至几百公斤了。”一位自产自销红木家具的店老板对炒作者愤愤不平。实际上,这种原材料的炒作到最后,接手的只有炒作者自己了,只看谁是最后一棒而已。

  “红木家具本来就是小众高档的消费品,消费群体不大,而且家具是耐用品,谁也不会重复购置,价格被炒高后,潜在的消费群也被吓住了,众多真正制作销售家具的厂商一方面要高额购置材料,一方面又失去消费者,资金再雄厚也绷不住。”航诚艺都明典红木家具店老板林建芳说。

  去年红木过热,出现过滥现象,不管有没有条件的人都开始进入市场做红木,造成供大于求。原籍福建仙游的林建芳介绍,传统红木家具制作商主要包括京作、苏作、广作,而福建仙游的红木家具制作虽然历史上就出名,但真正兴旺则是近些年,一批有规模上档次的红木家具厂商逐渐成形。而去年红木家具大热后,一些不具备原材料和技术优势的人投入几十万,也开起作坊式的加工厂,仙游红木家具厂一下增长三分之一,达到600余家。而经过今年前几个月的价格回落,仙游红木家具厂商又有三分之一左右关门大吉。

  由于利益的驱动,造假者在市面上出现,进一步打击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也是红木家具价格骤降的原因之一,市面上常见的以次充好情况包括“贴皮黄花梨家具”、“拼补紫檀家具”等,使消费者对红木家具市场失去信任。

  在下游家具制作和销售的市场之弦已紧绷的情况下,上游原材料炒家市场成最早的“雪崩”之地。突出表现的原材料为小叶紫檀,炒作者一般采取囤货,然后在市场上宣传其稀有性,在其产地印度已经为数不多,使其价格上扬,最后炒家抛货套现。炒作概念、囤积居奇、买空卖空、拉高出货,一整套炒作手段在原材料市场用到极致。近期房地产降温、股市下滑,很多投资者资金被套,炒作资金链随着种种偶然而又必然的因素出现而断裂,炒作过热的红木市场价格应声而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  行业洗牌将难以避免

  尽管眼下众多地道的红木家具制作和销售商们不得不为热钱炒作后的市场而品尝苦果,“红木家具过热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