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红木:以牺牲大自然为代价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2 15:26

  “存金不如存木、炒股不如炒木”,在越来越多的人还在纠结到底是炒房还是炒股的时候,有一些人已经找到了一个更能攫取暴利的投机对象——红木。

  有人用养老钱囤家具,有人用买房子的钱囤原木……个体的疯狂凑成整个行业的疯狂。但事实是,中国已基本没有红木原生树,对珍稀木材的无休止欲望,最终为大自然带来无可挽回的毁灭。

  从危机到疯狂的轮回

  2015年的第一个季度即将结束时,边疆小城景洪也迎来它每年最热闹的时候——傣历新年泼水节,即便如此,作为彰显版纳文化旅游特色的红木一条街此时却依旧冷清,大量的红木商品静置于尘土之下,乏人问津。唯有门口那些超级巨大、乃至无法放进室内的木雕彰显着这里曾有过的“辉煌”。这条长达3公里的红木街与周边陆续被开发的村子里总共分布着上百家工厂和商铺,以经营红木根雕、家具、工艺品为主,涉及老挝、缅甸的红酸枝、花梨木、黑檀、柚木等木材。在2012年12月开街后不久的2013年6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简称CITES公约)将我国国标规定的33种红木树种里的7种列入管制物种。从此,这条红木街经历了不可思议的疯狂:木材价格呈几何级数蹿升,进木材的速度跟不上销售的速度,连多年积攒的碎料、差料都能掺在好木头里一并倾销掉,基本上零库存运营。彼时,不仅是西双版纳,境外木材原产地、国内各大红木原料集散地、家具生产加工基地以及家具卖场也正在经历同样的疯狂。

  红木市场如此这般如过山车的动荡始于2005年。那一年的年初,国内红木家具的价格开始被快速拉升,各种关于红木稀缺性、收藏价值的说法充斥市场,从2005年至2007年,红木价格在短短两年内上涨近10倍。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红木价格一度狂降,很多人的货积压在手上,急于周转资金之下纷纷低价甩货。2010年起又开始回升,这一年,中国经营红木家具的公司数目增加了40%,直到2013年达到又一个巅峰。从2014年下半年起,红木市场又遇消费“寒流”。文章开头的一幕也正是全国大多数红木商户现在的境况。这一轮轮暴涨暴跌的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始作俑者:唯材质论

  中国的建筑与家具史几乎是一部木文化的历史。作为最容易获得、最容易加工、与人性最为贴近的自然材料,木材从古至今就是中国人构建诗意栖居的不二选择,可以说中国人的实木情结是与生俱来的。

  中国的红木家具收藏热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萌芽,当时只是一些有识之士的小范围购买,一套红木家具两三千块钱。到了90年代,一些文化界和演艺界人士开始关注红木家具,市场上出现了红木家具消费热潮,使红木家具开始涨价,达到每套l万元到2万元,随之出现了以投资为目的的红木家具购买热,每年增值10%~30%。到了2l世纪,古董家具的稀缺结合投资市场的急切需求,促使很多人开始炒新家具。古董收藏界的“唯材质论”在此依然沿用,这些新作、乃至臆造的仿古家具也尽可能使用名贵的木材,继黄花梨、紫檀的商业灭绝之后,红酸枝又被定义成“被严重低估”的品种,进而坐上了最具投资价值的“宝座”,33种红木国标的制定为这场追逐游戏设定了更多的猎物。

  讽刺的是,国人将大量低俗臆造的仿古家具陈设于厅堂之时,大量珍贵杂木古家具被外国人轻松地带出国门,直至欧美市场饱和,剩下的那些只能在风吹日晒中等待被砍做烧柴。这种风气使古代传统家具制造中大量使用的榆木、杉木、榉木等木材都成了不受欢迎甚至代表“廉价”的材质。

  从绝世艺术

  沦为恶俗道具

  物以稀为贵,这一点在红木家具上的体现从古至今尤为一致。以小叶紫檀为例,此木在明代为皇家所重视,开始大规模采伐。到明末,南洋各地的优质紫檀就已经基本采伐殆尽,这些珍贵木材制成的家具从而成为皇族贵胄显示富贵的标志。

  奢侈品是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具有完全的手工、精湛的技艺、艺术的设计、完美的品质、历经实践沉淀的久远美誉、象征文化的传承等特征。而红木家具似乎完全符合以上定义。2011年年初,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爱马仕将红木家具列入了其产品系列。当红木圈椅出现在爱马仕上海展厅时,红木家具第一次与奢侈品拉上了关系。10月,红木家具集体赴澳门参加“2011首届国际奢侈红木家具展”,积极向奢侈品方向靠拢。世界奢侈品协会在《2011-2012世界奢侈品协会官方报告蓝皮书》中预测:在中国,最先进入世界的除茶叶、白酒、玉器之外,就是红木。此后,一小部分品牌开始走“高大上”的极品路线,备受高端人士追捧。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越来越多的红木家具都自称奢侈品,只是其奢侈得往往只是价格。就算是精工细作的真奢侈,也是以牺牲大自然为代价,这种奢侈,称之为媚俗或许更为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