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的工,苏作的魂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12 22:37

  李九生,1969年生,浙江东阳人,工艺美术师。2000年来苏后,创办九生制器工作室。其作品紫檀木镂空雕《十八罗汉大笔海》,2005年11月获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第七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暨中国工艺美术优秀作品评选铜奖;牙雕《伯乐鼓琴》笔筒获2011年江苏省工艺美术行业“艺博杯”银奖,紫檀雕《西园雅集》笔海获《苏州工艺美术丝绸艺术暨首届“苏艺杯”精品评选》银奖,紫檀木浅雕《蕉下听琴》挂屏获2013年《江苏省工艺美术新人新作成果作品大赛》“金奖”。

  在苏州光福镇的红木家具市场,大大小小的红木家具厂不下几十家,也使这里成为苏州最大的红木经营聚集地。李九生的厂子挺显眼,就在十字路口的桥边。出生在被誉为中国木雕之乡的浙江东阳,如今又居住在以苏作家具闻名于世的姑苏城里,李九生把学来的技艺与文化早已融会贯通,做出了自己的面貌来。他说,木雕本应该透露出文人的气息来。

  今年正好是李九生工作的第三十个年头,也是他来苏州的第十五年。这些年里,他的作品从风格到内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九生,东阳人,他17岁就开始就从事木雕。众所周知,“东阳木雕”有着千余年的历史,与“青田石雕”“黄杨木雕”并称为“浙江三雕”。他从学徒做起,拜原东阳县木雕总厂雕刻车间主任工艺美术师顾复元为师学习雕刻技艺。一开始,李九生学得挺杂,但他也乐在其中。80年代末,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东阳木雕总厂主要从事外贸生意,他就负责做一个个樟木箱子。

  做得熟练了,李九生也就趁着年轻,想要出去闯闯。于是,1987年他来到了广东,开始雕刻红木家具。李九生直言,这是他人生中面临的第一个挑战。东阳木雕,是以平面浮雕为主,因色泽清淡,保留原木天然纹理色泽,被称为“白木雕”。“不仅是技艺不同,以前做惯了工艺品,红木家具一上手还挺不适应。”直到1992年,李九生重回东阳,把自己的所学所得做一番总结,也是回归故里,进行一番“检验”。

  不再是早年单一而重复的操作,李九生在一家台湾家具厂开始接触更多海外的雕刻生意。他介绍,当时主要为台湾和日本的寺庙做一个木料雕刻,长达五六米,繁复而华丽的雕龙龙柱也不在话下。“这当中会运用到很多镂空的技法,我已经非常纯熟。”李九生说,这段工作经历令他收获良多。

  与东阳木雕相仿,苏作木雕也有着自己悠久的历史。2000年,李九生再次离开家乡,来到苏州从事木雕工作。看到苏州木雕技艺,他又陷入了少年时的彷徨之中。这里的文房小件别有韵味,也是自己从未尝试过的。在红木家具厂里,来自南通的木雕人负责家具板块,而自己刚上手,便是要完成一个大叶紫檀的笔筒。“设计到雕刻都要由自己完成,我当时都傻了。”李九生虽然苦恼,但还是静下心来,仔细研究、悉心制作,终于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件作品,这让他充满着成就感。

  身处苏州,但技法与风格却还保有着东阳木雕细腻、华丽的风格。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追求极致的繁复,通过重工,雕刻技巧上多以镂空为主,一段时间下来,他的作品引起了同行们的关注。此时,他萌生了开一间工作室的想法。一开始还都以工艺品为主,逐步发展之后,也将触角延伸到了明清古典家具的部分。在2005年,他有了属于自己的红木工厂——“九生制器”。在他眼里,小件的工艺品与家具之间是不可分割的。从审美角度来说,观察它们优劣,都是从形到细节,极其相似。而也就是这阶段,他的风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繁化简,也有意识地向文人意境靠拢。

  不仅在家具上,他秉承明清家具简练、质朴、典雅的特点,在他的文房小件中也显现无遗。“我们的工艺与古代相比,一定是有所超越的,但在内涵上,还要学习太多。”李九生从小就爱看古代书籍与绘画。他说,中国的文人画里都藏着浓厚的哲学思想,唯有不断摸索,才能从中理解古人所要传达的奥义。

  在众多文房小件中,一幅平畴呼犊紫檀屏是他代表作之一,这一做一改就是三年。屏画采用了浅浮雕技法,在几毫米深的雕刻深度下,把牛的体态表情,景的层次感、立体感刻划得栩栩如生。他以宋无名氏平畴呼犊图为图稿画面,池畔,芦荡边,一头牛,侧身回头,呼唤小牛,小牛则欢快地奔向老牛,此情此意,把牛的父子之间的情感表达刻画得如人一般。他说这件作品的背后,蕴藏着自己对于父亲的感念:1986年,他们举家从东北回迁东阳老家。回到家乡一切从头开始,退休了的父亲为了种点口粮,向村上要了两亩薄田,父亲是个书生,本不会种田。幸有乡邻指导加之勤劳稻子长势喜人。到了夏季收割时倒是难为了一家人,他们本在北方长大,加之父母年迈,兄长也是瘦弱之躯,夏季农忙双抢:抢收、抢种……第一天他们一家凌晨四五点就开始收割了,看着割不完的稻子,他开始埋怨起父母,为什么要讨田种。父亲并没有因此而责备他,只是蹲下驼背的身子一直头也不回地割稻,看着年迈的父亲自己心里不忍让他一人受苦,咬咬牙坚持做下来了。

  如今自己也为人父了,每当在事业上、生活中遇到艰苦,就会想起父亲。父亲就像牛一样,不多言、做事认真踏实、吃苦耐劳……图中的老牛就似父亲慈祥和蔼,谆谆教导,循循善诱,望子成龙。

  李九生说,直到现在,他每天依旧要雕刻数小时,往往为了自己突发的灵感和想法,还要不断调整已经成型的作品。虽然在坚持艺术创作这条道路上,他付出了很多财力与精力,但他从不后悔:“与其多做一些流水线上的商品,我更愿意让自己的一些作品能流传下去,人不在,作品还在。”近期,他就尝试做一些以太湖石为主题的臂搁。按他说法,他喜欢去挑战。在画作中,石头往往是山水和花鸟的陪衬,但真正深入其中,你就会发现其中蕴含的思想。你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便有不同的思考。正如古人一样,文化精髓全汲取自自然之中。

  在李九生看来,当今的年轻人也越来越追求充满格调与艺术的事物。很多80后前来购置明清仿古家具,并非是为了迎合家中的装修风格,也把家具当成了一种艺术的摆设。“除非是资深的收藏家,不然现在的主力人群都是70、80后。”李九生说,看到这样的局面,他很是欣喜。他认为,自己多年的坚守也印证了这一切,努力做艺术品,而不是简单的商品;努力做一个精进技艺与想法的木雕人,而不是纯粹的商人。

  李九生说,他的作品,是东阳的工,苏作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