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挣的都是辛苦钱,并没有什么暴利可言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7-03 00:12

现在的人都非常上进,不甘就为别人打一辈子的工,所以总找着合适的机会创业,干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再苦再累都值;

因为给别人挣钱和给自己挣钱完全是不同的心态,那么在前几年的时候,很多人都开起了自己的公司,有着自己的工厂,起步的时候发展的还算比较顺利;

但是你们是否有注意到,这两年倒闭关门的工厂数量一直在增加,包括开了很长时间的都决定放弃了,这是为何呢?一位老板说出了这几个原因。

1、租金越涨越高。如今经济带来的“波动”实在是太厉害了,原本小一点的工厂一年租金只有几万元,现在已经涨到了十几万,更别说大点的了,一年光租金下来就是一个高昂的数额,再加上烂七八糟的日常开销,水电费,机器维修费,等等,实在是承受不起了。

2、外账要不回。通常生意人和生意人之间都有着共同合作的模式,有时工厂接到的大订单,结账期会延长,本来这笔钱到手的就慢,再遇见一些故意赖账的公司,就会很影响工厂的资金制度,而且这样的公司可能还不止一家,老板每天只能无休止的去要账,这样的状况维持的时间长了,厂里无法正常盈利,那就只能宣布关门了。

3、工人的薪资每年都要上涨。我们都知道,厂里上班的强度还是很大的,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很枯燥,如果给出的薪水吸引不了员工的话,那就没有人愿意来干,工厂就无法运行;而且每个阶段都会有老员工要离职,要是重新去招聘新人的话,不仅浪费时间,还不一定能有效的完成工作,所以老板们没有办法,只能每年给老员工的工资上调一点,为的就是能够留住他们,就算是老板的资金不足,也会通过借贷的方式给工人发工资,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用工秩序。

4,银行的巨额贷款和高额的民间借贷。现在绝大多数的工厂都有一大笔银行的贷款或是民间借贷,没有的工厂几乎没有。因为所有的工厂资金都会很紧张。然而每家工厂都想做大做强,在不断扩大的过程中紧缺的资金只有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那高额的利息大家一定非常清楚,工厂稍微挣点钱还不够付利息。

5,同行的恶性竞争,搞得整个行业的低迷和萎缩。 首先现在很多倒闭的工厂并不是做工最差的工厂最小的。为什么呢?应为现在最终压倒这些工厂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输不起的打价格战。直接影响红木家具销量原因就是低价格。所有买红木家具的人都在比价格导致了全国经销商也在比价格,红木家具的低价格卖一套亏一套,一年忙到头把自己累死了还在亏钱,最终把红木厂给逼倒了。以前我们都分析过红木家具绝对没有最低的。只有更低的家具。应为你用白皮做家具成本就低,他用偷工减料来节约成本。你在掺点假料降低成本而他干脆以假料为主真料变成辅料。没有底线的便宜造就了红木行业的畸形。最终好家具好工艺的,应为价格高而卖不动,甚至走向倒闭。

红木家具的不断倒闭给红木行业带来雪上加霜。倒闭的红木厂由于巨大的外债或者银行的巨额贷款,后期的家具基本不是按照红木家具来处理的。同时机器和家具都一样你绝对想不到的低价格。你觉得这样的家具能买吗?我觉得还是值得我们思考,应为倒闭工厂的家具首先就没有后期的服务了,红木家具有一个稳定期,新作的红木家具在我们中国必须要经过一个稳定期。应为红木家具3—6年相对是不太稳定的,应为木料要收缩和膨胀或者有点小开裂这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吧,应为全国各地的气候和温差都不一样。过了这段时间红木家具才真正的稳定了。

红木行业也不再是香馍馍,目前不仅只是工厂难以生存,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也同样如此。对红木家具的良性发展红木人一直在努力,但是最终也要得到消费者大家的支持。消费者对红木家具要有正确的认识,好家具就是不便宜。便宜的肯定没有好家具。

不管家具行业如何狂欢,最辛苦,最想发牢骚的,最想大哭大闹找绳子上吊的就是家具老板。

老王是木匠出生,叱咤家具行业几十载,这几年转型做全屋定制不仅陪客户笑,还要陪员工笑。

如今杨白劳翻身做黄世仁,工人现在早就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翻身做了主人了,天大地大,工人才是最大,稍有什么不满意,把辞职信一拍,老子不干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王马上把员工叫到办公室去陪笑脸。

老林自从做家具一下子老了10岁,没单没事——着急,要去找找订单;有单没人——发愁,担心拆单出错,担心缺件漏件,担心部件与安装图对不上,担心交期,担心款项收不到,……

老陈从大企业跳槽开了一家家具工厂,老陈每天就要像个太阳一样不停地发光发热,工人都要你来照亮,工人都要你给他提供动力源,就自己没人照。

管理人员没激情了,老陈要去打气,工人有意见了,老陈要去调节,客户发火了,老陈要去装孙子。

累得要死了,烦得要死。老陈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当老板的这些年能源用尽,激情磨光,不能发光发热了,无力再感染他人了,老陈心中的小委屈有谁知?

没办法了,实在干不了,“老大,只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没办法了!”再不行,辞职不干了。但作为老板的老李绝对不能说那话。

也许你正为这些事情焦头烂额的时候,工厂又打电话来了,有个工人出工伤了,员工生病了,还是职业病,难啊,无穷无尽的烦心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