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世家之中国古典家具收藏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7-03 00:12

一提到“世家”这个词汇,我们多半会联想起政经领域。事实上,在数十年乃至数百年前的历史长河中,古典家具收藏界一直不乏传奇色彩浓厚的大家族。

热衷于收藏中国古典家具的世家为数不少,有数代传承的政界名流,有笔惊鬼神的文化名家,也有单纯依靠收藏而闻名一方的世家。

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人对于收藏的审美观自然会有差异,然而在中国古典家具这一块他们的态度却出奇一致,在收藏寻宝的路途中,各式各样精彩纷呈的故事也在不断发生。

今天,就让我们从古典家具收藏界的四大家族开始,看一看人与物、艺术与人心共同演绎的传奇故事。

世居烟雨江南的浙江萧山朱氏,是宋代理学家朱熹的后裔,可以说是正统意义上的书香门第。朱氏耽于诗书风雅,古籍刻本和碑帖收藏尤富,为近现代的文化收藏世家典型。

朱家所藏家具,亦成古典家具研究巨擘王世襄先生写作《明式家具研究》的重要研究材料。王老曾于《萧山朱氏旧藏珍贵家具纪略》里说:

“本世纪(20世纪)前期,北京以收藏家具著称的有:满洲红豆馆主溥西园(侗),定兴觯斋郭世五(葆昌),苍梧三秋阁关伯衡(冕钧),萧山翼庵朱幼平(文均)等家。而收藏既富且精者,首推萧山朱氏。”

朱家溍先生应为朱氏中最为大众所知的人物,他是一代文博大家,被称为故宫的“标志”。

他编著了故宫博物院所藏家具精品的合集《明清家具》,著有《龙柜》、《漫谈椅凳及其陈列格式》等家具文章,还有数篇为家具新书如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和胡德生先生的《中国古代家具》等所作的序文。以上这些文章,都归集在他的《故宫退食录》一书中。

除了学术研究,朱家溍与家具之间还有一件传颂至今的故事,那就是无偿捐赠朱家所藏家具给承德避暑山庄。

1976年,朱家溍将家藏的明代紫檀、黄花梨木器和清代乾隆年间大型紫檀木器数十件,以及明代宣德炉等多件古器物无偿捐献承德避暑山庄。朱家溍说:“那都是第一流的明朝清朝国宝级的东西”。可惜运输途中驾驶员见财起意令接私活,导致部分家具受损,留下了些许遗憾。

朱家溍也为自己家乡的博物馆——浙江博物馆和萧山博物馆捐赠了上百件珍贵的明清家具,至今陈列馆中,供后人观赏研究。

黎氏古玩由香港文物古董商黎来创立。他生于古玩世家,其祖辈曾在广州经营古玩生意,后因战争影响才举家迁往香港避乱。上世纪九十年代,黎氏淡出香港古玩界,往赴美国西部生活,其行踪也愈发神秘。

“当年香港古董界的先驱,无论是雅致店铺装潢或是印刷精美的图录,皆傲视同侪,无出其右。”

凡黎氏过手的家具等中国艺术品,都有着可信度的保障,向他们洽购珍藏的客户也多为世界各地的重量级收藏家或知名博物馆。

1989年,当时被称为“世界第一家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的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就从黎氏手中购进了一批珍藏,其中的黄花梨束腰三弯腿条桌以及黄花梨五足带台座香几,被收藏界赞誉为“世无与匹”。

1997年,香港古董大亨徐展堂的珍藏品在纽约佳士得上拍,其中硬木家具旧藏堪称一绝。家具学者柯惕思为此撰文时对徐氏背后的“顾问”——黎氏伉俪的鉴藏水准给出了极高的赞美:

“此家具珍藏有此规模,全赖黎氏伉俪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家具市场求过于供之时的悉心指导。虽然黎氏后来淡出古董界,但亦无损其作为香港顶尖家具商的地位。”

丹麦马易尔家族与中国渊源颇深。伟贺慕·马易尔1902年来到中国,于1909年和夫人吉斯腾·白慕申在上海成婚。马易尔夫妇钟情于中国古玩,住宅和办公室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中国古董家具。

1915年,因工作需要,马易尔夫妇北上,在北京紧靠紫禁城的大阮府胡同租下一座原清代四合院。他们遇到了收藏宫廷家具的好机会,正赶上逊清内务府不定期举办的内部拍卖。不过他们并非照单全收,而是坚持以满足家庭日常陈设为原则。

“我们走进去的那间大起坐间里面布置着帝王家具,上面有黄缎子蒙着,那种特别的黄色,我们一直说是皇宫用的。屋子的最里面是一张休息时躺卧的深榻,完全被漂亮的绣花黄缎子蒙着。”

将近一个世纪后,他们的外孙于1991年再次来到中国,访寻外祖父昔日在华生活点滴,后出版《马易尔——一个丹麦实业家在中国》。2013年春,马易尔家族旧藏的“天下第一大柜”成功拍卖,创造了9315万元的当时世界纪录。

1928年的米兰,22岁的维多里欧·埃斯肯纳齐在管理了舅舅的古董店两年后,正式接手了这个公司,并将其命名为埃斯肯纳齐有限公司。当时没人能料到,这普通的米兰小店,在后来会成为世界上闻名的中国艺术品经销商之一。

20世纪80至90年代,是所有中国艺术品经销商的狂欢期,传世的艺术品被不断地运往欧洲、北美,埃斯肯纳齐公司趁着这个时机紧紧抓住了艺术品界的“新宠儿”——中国家具。

对于埃斯肯纳齐第三代丹尼尔来说,中国家具是伴随他的成长的日常用具,关于他和中国家具,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1999年,一位老人到埃斯肯纳齐的古董店里寻找欧洲油画,在看见了一把有着三百年的历史中国圈椅后,他便被那完全不同的外形和线条深深吸引,爽快地买下了它。

从那时起,这位老人开始不断地收藏中国家具,他的收藏也越来越多。之后,老人将部分家具捐给了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另一部分被出售到其它博物馆。而这件事也让丹尼尔更加清晰地看见了中国家具的收藏价值

虽然来自不同地区、国家,家传的业务也不尽相同,但是这四个家族都有着鉴藏艺术美的眼光,也都对中国家具有着发自内心的热忱。

他们的苦心经营和世代相传,让博大精深的中国家具文化得以在历史长河中继续绵延,并使之在世界家具之林闪耀至今。

其实,收藏家总会不知不觉成为富翁,也总会因不遗余力对传统文化的坚守而感动世人。正如艺尊轩创始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包天伟先生创办上海海派红木艺术博物馆一般,收藏对他们的意义,在于心中的热爱,也在于文化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