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炳亮:红木家具亟待新、特、优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01 20:17

  海黄依然“一木难求”

  海南黄花梨,简称“海黄”,是最受世人瞩目的一种名贵木材,特别是老料来源稀缺。近十多年来,由于市场行情一路拉升,留存野生林海南黄花梨老料的人家经不起高昂市场价格的诱惑,将家里当成传家宝的一两根海南黄花梨材料,加上一些明清时期盖房用的海黄材料都拆下来换成现金。近几年来这种情况特别突出,形成“一木难求”之局面。由于材料来源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市场行情每年都以倍数在抬升,供远小于求,是不可避免的市场事实。

  目前海南黄花梨野生林老料都是论根、论市斤议价。口径15厘米左右、长1米的野生林老料,每市斤价格在1.1万元至1.5万元;口径20厘米左右、长1米至1.8米的,每市斤1.3万元至1.8万元;直径25厘米左右、长度超过2米的,每市斤1.8万元至2.3万元,相当于每吨2000至4000多万元。如此昂贵的市场价格,让曾经采用海南黄花梨制作家具的企业感觉无利可图,纷纷退出制作海黄家具的舞台。“一木难求”的现象应唤起当代红木家具企业高度重视,充分利用来之不易的木料,把握定位,精心设计,将每一根木材、每一道漂亮纹理发挥至最大价值。可以说,制作精品、艺术品的时代即将来临。

  越黄也已按斤论价

  2008年至今,越南黄花梨(简称“越黄”)材料从产地来源已基本无货源供应,只能依赖一些零星的企业和收藏家们不多的存货。加之历年拍卖会上明代黄花梨家具行情屡创新高,越黄市场行情紧随海黄之后。目前,越黄原材料也到了按块、按斤论价的地步。一般20至30厘米、2米长的方材每吨超过700多万元;较为平整无裂烂,超过40厘米宽、4厘米厚的板材每吨900万至1000万元;45厘米至50厘米宽、纹理漂亮的优质板材,每吨超过1300万元。

  越黄市场价格高涨,压缩了用其制作仿古家具的企业的利润空间,让一些没有设计制作水平和实力的企业望而却步。目前,在全国能利用海南、越南黄花梨材料制作古典家具的企业寥寥无几。虽然偶而在市场上能看到价格低廉的黄花梨家具,但都是一些小企业十多年前利用廉价材料制作的低劣产品。因此,目前看到、购到海南、越南黄花梨精品家具的机会已越来越少。

  小叶紫檀正受到假冒品冲击

  小叶紫檀原产于印度,是传统家具名贵用材之一。由于小叶紫檀生长周期缓慢,需500至800年才能成材。一般小叶紫檀生长成熟期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树杆里面白芯会自然烂掉,形成了紫檀“十檀九空”的现象。其实这类紫檀是小叶紫檀中最为优质的材料,它的质感更好,油性、密度特别高,用强光的手电筒照射材质内部,会呈现闪闪发光的牛毛纹的金星。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通过不同渠道进口到中国的印度产小叶紫檀新料和老料大约在5000吨左右。去年,小叶紫檀受产自尼泊尔的一种近似紫檀和非洲赞比亚产优质血檀的廉价木材的冲击,一些不法商人将其冒充印度小叶紫檀甚至制成家具,扰乱市场秩序,让众多消费者上当受骗,至今仍有些人蒙在鼓里。另外,受整体经济放缓的影响,小叶紫檀市场价格出现一些回落。目前每支20多公斤的料每吨价格在50万至60万元,每支30公斤的材料每吨70至80万元;超过30公斤的上等材料每吨80万至120万元左右。虽然价格有20%到30%的回落,但从长远投资与收藏的角度分析,我认为真正印度小叶紫檀老料今后仍存在较大升值空间——是金子迟早总会发光的。

  老红酸枝供不应求

  老红酸枝原材料来自越南、泰国、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热带国家,也是中国传统家具原料排行第三类的名贵木材,在近代和当代红木家具制造业中有着庞大的需求。

  市场的强劲需求,加速老红酸枝材料的消耗量。近几年来,市场上老红酸枝供应量越来越少,加上2013年颁布的CITES公约对其实施进出口管制,导致老红酸枝在2013年下半年出现前所未有的价格飞涨。

  2014年6月后,企业需求和市场步入平稳,老红酸枝材料根据不同级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价格回调。目前,老挝红酸枝的小料、次料每吨价格在8万至12万元;直径15至20厘米的中料,每吨价格在13万至18万元;直径20至30厘米、品相好的材料,每吨价格在25万至35万元;直径超过30厘米的大料,每吨价格在45万至60万元;而宽薄板料论块买卖,折合每吨计价,则在150多万元左右。

  为了了解目前老红酸枝材料供应量和市场行情,今年3月中下旬,我与本公司几位员工以及北京行之行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行保先生两次前往深圳观澜镇的大地、阳光、顺兴等几大木材市场考察。深圳观澜是中国最大的老红酸枝批发集散地。考察期间,发现几大木材市场堆放老红酸枝数量明显减少,堆积如山的景况已一去不复返了。几大木材市场所看到的正材不会超过二百吨,次料、差料大概在八百吨左右。

  除了深圳观澜、广州鱼珠、台山大江、广西东兴、江苏连云港、福建仙游的木材市场有为数不多的老红酸枝供应以外,那么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商们所囤积的老红酸枝材料究竟有多少呢?目前全国红木家具企业已达两万家,由于去年老红酸枝价格昂贵,使原来使用老红酸枝的5000家企业中有些转向做稍低档次木材,剩下的可能有2500家。假如国内有两万吨老红酸枝库存量,按现有的2500家企业分配,每家只有8吨,短期之内便可将库存量消化掉。显而易见,老红酸枝供不应求,在以后的日子里,老红酸枝材料和用其制作的仿古家具会在波浪之中再创2013年行情新高,让我们拭目以待。

  其他木材多呈跌势

  除了以上提到几种木材外,白酸枝材料价格在2014年比较稳定,跌幅不大,小料每吨2万多,大料4万多至5万多元;花枝小料2万至3万,大料4万至6万之间;缅甸花梨跌幅在30%到50%之间,小口径30至40厘米宽的每吨1万多,大口径50至60厘米每吨2万多元;微凹黄檀每吨5万元左右;产于马达加斯加的卢氏里黄檀(俗称“大叶紫檀”)跌幅30%左右,每吨价格10万至15万左右;其它从非洲、南美洲进口,原来每吨几千元至一万元类别的木材,也存在20%左右跌幅。以上提到的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小叶紫檀、老红酸枝来源稀缺和木材供应与需求不平衡,从目前市场行情看已处于低洼地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应该把握这难得的机会,人人对红木市场情景恐惧、失望的时候,应该是出手投资与收藏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