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串,热起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04 15:05

  小手串工艺品市场

  小手串工艺品市场

  时值初冬,天气渐凉,人们手腕上的饰物之一——手串却逐渐热了起来。

  以前在深圳古玩城的周末淘宝市场,很少见到卖木质手串的摊主,如今不仅有了两三家基本固定的摊位,老板的生意也还算不错。而据北方的朋友传来的信息,那边厢手串的热度更是可以用十分火爆来形容:人们不仅淘手串、玩手串、盘手串,还经常在一起交流淘、玩、盘的经验教训。以前虽有兴趣但并未涉猎的,现在加入进来了;早已介入的,如今更是不停地淘换,家里的手串数量绝不止个位数;还有些原本置身事外者耳濡目染之后也跃跃欲试……

  手串百花齐放,玩家则是各取所需:有的人喜欢带有香味的木头,自然也就钟爱沉香、奇楠等材质加工而成的手串;有的寻求某种寄托,这类玩家喜欢佩戴各种菩提子手串;有的爱其形或喜欢精湛的雕工,用橄榄核或和田玉雕刻而成的手串无疑更受他们青睐;还有人品赏木纹,海南黄花梨、金丝楠木便是这帮“木友”的当然之选……

  笔者曾经见到过一串珠径2厘米的海南黄花梨老油梨手串,颗颗鬼脸加双鬼眼,颜色很漂亮,纹路也很协调,卖家开价60万元,并声称几乎没有还价空间;在一次珠宝展上看到过的一串琥珀中的精品——蓝珀手链,半年前标价25万,据说现在的市场价早就超过30万了。天珠手串更是堪称手串中的贵族,尤其是从藏民手里收到的、货真价实的由九眼石页岩制作而成的老天珠,按上面的“眼”的数目以及传世年代的久远程度,单颗价格即从几千、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不等,配成一副手串的价格可想而知。

  材质方面,不仅有黄花梨、紫檀、橄榄核、沉香木、菩提子、琥珀蜜蜡、翡翠、和田玉等“传统保留项目”,金丝楠、核桃、天珠等也异军突起,甚至连楠竹、樱木以及一些不大知名的地方石种、木头也被磨成圆圆的珠子,用弹力线串在一起,尽情展示着爱好者的腕上风情。

  有一点则是玩家们所共同追求的:手串不仅可以佩戴,还可以拿在手上盘玩,而在盘玩的过程中会对手上的穴位、经络起到按摩作用,有益健康;更有人认为材质好并且与自己“相生”的手串还会起到减压的作用,避免在关键时刻成为冲动的“魔鬼”。一位玩家就讲述了自己经历:一次开车与别人刮蹭后,对方出言不逊,以他的性格恐怕早就挥拳相向了,正在气头上的他无意中将金刚菩提子手串扯下来攥在了手里,一通猛掐之后火气就下来了,避免了一场激烈冲突的发生。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盘玩还有另外一个能够目睹手串美化的作用,尤其是橄榄核、小核桃等果核类手串,通过人们的盘玩可以逐渐变得油润、红亮,给人以相当大的成就感;一些玉质比较干的和田玉原石手串通过盘玩也能使其逐渐变得油润,越来越漂亮。

  其实,手串玩家们还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在佩戴、盘玩的同时,手串的价值也与日俱增,也就是说,手串既是自己爱好的对象,同时也是一种投资的标的。近年来,橄榄核、小叶紫檀、沉香木等材质的手串价格年涨幅几乎都在50%以上,海南黄花梨、和田玉原籽手串的涨幅更大了。天珠手串就更不用说了,称其年年翻番一点也不过分。戴了,玩了,升值了,何乐而不为?

  随着手串市场的火热,原材料供给也渐趋紧张,商家们便开始四处拓展原材料来源,一些不知名的木头、石头逐渐登上了大雅之堂,而比较名贵的材质则成为模仿甚至伪造的对象。比方海南黄花梨资源奇缺,价格高企,一些人就用与其“长”得很像的越南黄花梨“傍大款”,或者用黄花梨根部料的地下部分来加工打磨手串,反正真正懂行的人不多,并且材质也都是黄花梨,怎么说也算不得骗人;既然有人喜欢比较好看的纹路,一些商家便将楠竹或一些不知名的木头也做成了手链,并赋予其“神奇”的功效,诱惑消费者购买;有的不良商家甚至将石头或低档玉石注胶、染色,冒充高档玉石手串,或者用树脂模压制成“精品核雕手串”、用蜜蜡雕刻后遗留下来的边角料或粉末重新熔融,甚至用树脂、塑料做成“蜜蜡”手串牟利,上当受骗者不少。

  基于此,一些冷静的旁观者呼吁,玩家最好不要在商家炒作正火热时跟风,以免高价接棒;在选购时更要擦亮眼睛,或者找懂行者掌眼,以免高价买到次货甚至假货,造成经济上与精神上的双重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