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阳光红木广场负责人贷款后“失踪” 商户苦不堪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13 17:03

  位于龙华观澜的阳光红木广场负责人陈某,在向银行贷款500万元后神秘“失踪”。为其贷款进行担保的深圳铭可达物流园为逼迫陈某还款,强行将阳光红木广场九名租户的珍贵红木扣押转移。而已一次性缴纳30万年租金的租户无辜躺枪。5月18日,龙华警方及观澜街道办均对此事介入协调,但双方再次不欢而散。

  租金已缴 货物被扣

  梁女士是一名从事红木买卖的商户,据她介绍,深圳阳光全球红木广场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公司)承租了深圳市铭可达物流园位于龙华观澜的物业,并命名为“阳光红木广场”,用于分租给经营红木的商户做仓储保管之用。

  2014年初,梁女士开始租用阳光红木广场的一个临时位,用于存放红木,合同期至今年1月底。2014年3月,梁女士将价值120多万的缅甸花梨木交给阳光公司仓储保管,今年1月,她前往红木广场提取该批花梨木时,铭可达物流园却将该批货物强行扣押下来。原因是,阳光公司陈某向平安银行贷款500万元后消失,而物流园作为担保人,为逼迫陈某还款而采取上述措施。

  与梁女士情况类似的还有其他8名商户。从事家具生意的黄先生告诉记者,去年他从老挝进口一批价值700多万的珍贵红木家具原料,并与阳光公司签订了为期一年的租赁合同,一次性缴纳30多万元的年租金。

  今年1月8日,黄先生等商户将红木原料转手出售时,负责运送的货车均遭到铭可达物流园的强行阻拦,被禁止运出园区。此外,该物流园在未征得货主同意的情况下,将九名红木商户的原料进行转移。“我的每根红木原料少则价值数千元,多则上万元。原本我都做好了记号,谁想铭可达将我的原料强行运走,胡乱堆放在园区的一个角落里”,黄先生称。

  被扣多日 红木贬值

  18日上午,南都记者来到铭可达物流园采访,梁女士等商户正准备将这批红木强行运走。不过,他们的货车很快遭到铭可达物流园保安的前后堵截。事发当时,保安驾驶一辆电动车停在货车跟前,但立即被商户推走,三名保安再次站在车前挡住其去向。商户此时运货心切,上前将保安拉开,但保安拒不理会,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龙华警方随后赶到现场,用警车将出口堵住,巡防员则手持盾牌拉起人墙,防止事态恶化。

  黄先生称,他存放的大红酸枝是所有被扣押红木原料中最为昂贵的品种。去年10月进货时,每吨大红酸枝的市场价可达15万元,如今半年过去了,市场价只有8万元一吨左右,缩水将近一半,700多万元的货物如今价值不到400万元,损失惨重。黄先生说,这批原料多放一天都会贬值,光重量就轻了不少。他表示,目前还未向铭可达提出索赔的问题,只想快点把这批红木出售。

  除黄先生的大红酸枝外,张女士的墨西哥红木品种贬值最为严重。她介绍,该品种去年年底的市场价可达十多万元,如今每吨的价值不到一半,“我共被扣了30吨,当时240万的货物,如今卖出去估计只有100多万了。”

  物流园自称也是受害方

  18日上午,铭可达物流园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这些商户,只知道这些红木原料此前堆放在阳光红木广场,而该广场的租赁房负责人陈某拖欠租金,如今对方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只能将货物扣押下来。“我们也是受害者”。

  随后,南都记者前往阳光公司办公地址了解情况,但该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两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阳光公司已经搬到右侧的一栋建筑内办公,所以原办公楼已经搬空。随后,记者前往对方指引的办公地点,却发现已经变为一家名为“汇森林”的公司在里面办公。该公司工作人员称,去年就已从阳光公司盘下这层办公楼。

  18日下午,龙华警方与观澜街道组织召开协调会,但协调会并未达成一致,双方不欢而散。记者从警方获悉,此事涉及四方,包括铭可达物流园、阳光红木广场、租户及平安银行。阳光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某以私人名义向平安银行贷款500万元,担保人为铭可达物流园。因陈某未及时还款,并玩消失,平安银行遂给其担保人铭可达物流园发函,要求配合扣押阳光全球红木广场的红木原料,遂导致如今的扣货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