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巧明:红木名企都是如何经营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19 16:16

  分享主要来自六家企业:

  北京元亨利。其坚持以文化内涵提升企业竞争力,在品牌宣传,文化植入,资本运作等方面棋高一着,因此也获益可观。元亨利在企业文化、产品文化等方面做的都非常出色,频繁现身世界文化交流的国际舞台,将中国文化元素运用到极致,从北京奥运会到上海世博会,再到北京园博会,元亨利的经典作品均作为“中国元素”文化名片向世人展示,杨波在文化运作上有意识、有魄力,精准到位。我们每次到元亨利都能看到文化界和影视明星来买家具的身影,这是一种很好的品牌延伸和宣传。

  北京龙顺成。国家主席习近平所做的皇宫椅、韩国总统朴槿惠定制的座椅,以及北京APEC主会场所使用圈椅等等,都由百年老字号龙顺成制作完成。老字号的杀手锏在细节。以APEC座椅为例,抛开座椅本身不说,仅在座垫配置上企业就下足了功夫,三十多把椅子各有不同、因人而异。为了强化舒适度,企业采集了大量的数据信息,通过互联网、外交等渠道获得了参会外国元首的确切身高、体重等数据,然后请积水潭医院的医学专家对数据进行详尽分析,细微到每位嘉宾与座椅的每一个接触部位。

  北京行之行。总经理张行保与中山非常有缘,1997年曾从中山购买红木家具,当年营业收益达到7千万,经过10年经营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所以他认为,你的企业做的多大,一定取决于你的努力程度。行之行还成立了“中国家居艺术馆”,并与故宫博物院建立了资源共享的合作关系,可以与宫廷家具直接面对面。在免费为故宫藏品提供维修服务的同时,深入研究故宫藏品的图纸、形制,使他们的家具极具收藏性;在设计方面亦更胜一筹,他们实施了一项措施,将每款设计图与顾客和经销商交流,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古典家具委员会,负责设计图筛选,以保证每一款家具都让顾客满意。

  江苏常熟东方红木。这家企业与行之行有异曲同工之处,其有员工400多人,没有专卖店,只设直营店,在市场艰难条件下,他们的产品却供不应求。他们另辟蹊径,与台北故宫博物馆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并联手浙江省博物馆,把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的实物与资料合二为一,用缅甸花梨将《富春山居图》以雕刻的形式合璧再现,推出后一炮走红。企业不花一分钱广告费,将“东方红木”品牌打响,东方红木博物馆内容广泛,他们把中国传统家具三大流派(苏作、京作、广作)做集中展示,让消费者既能了解家具文化,又起到品牌推广的作用。

  江苏南通永琦紫檀博物馆。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企业,他们采用造船技术、先进的数控机床,依据人体力学生产家具,家具各部件接口分毫不差、经久耐用。企业经营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把企业运营和传统文化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二是把技术创新和传统文化有机结合。比如,他们制作的两米多长的乌木条案完全不变形,每一件家具都与众不同,让每一个到此参观的人都会赞不绝口,尤其是得到世界奢侈品牌爱马仕青睐成为了行业佳话。

  浙江东阳明堂红木。这家企业发展迅猛,老板张向荣与大涌有很深的渊源。他曾经在大涌打过工,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老板。他们的做法有四条:一是专业布局,请来台湾策划团队为企业规划布局,按照现代化家具生产流程对家具生产实行流程再造,实现科学环保洁净的生产模式;二是大手笔使用高精尖机械设备,投入200多万元引进意大利数控设备实行红木家具的综合加工,大大提高了功效和制作技术;三是创新性的建立经销商联席制度,设立家具设计与价格委员会,判断一套家具设计的好与坏、用什么材质、定什么价格不在老板,而是由专业设计师、技师、顾客组成的委员会来评判。四是品牌建设不吝啬,邀请陈道明代言,充分发挥名人效应,在市场拓展方面取得了优异成果。

  每一个成功企业背后都有与众不同的经营之道。以上这些企业的“高大上”经营或许离我们有距离,可借鉴为先。但这些企业的一些“接地气”做法我们可以践行。比如东方红木的系统工程构建,首先是博物馆,让顾客对传统家具有基本的直观了解;其次是面向旅游,扩大影响力;再次是与南京大学合作建立家具检测中心,每件家具设有唯一的二维码,信息有据可查,企业敢于向消费者、经销商承诺,让消费者购买到放心产品。学习永琦的的精工制作和一丝不苟精神;学习明堂红木的战略布局,他们可以拿出230万元制定企业的下一个五年规划,具有这样的眼光和卓见,企业怎能发展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