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红木文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9-15 17:03

  在我看来,红木家具是文化。明式家具有文人气,线条流畅,简洁雅致。清式红木家具重雕刻,讲等级,雍容华贵。中国古典家具按地域分有苏式、广式、京式,具有鲜明的地方文化特色,苏式家具书卷气,广式家具海派,京式家具皇家气派,代表了中国古典家具的传统文化

  红木家具是个大概念,一般意义上,上海人讲的红木是指老红木,印度红木,又叫老酸枝、木材切面乌黑发亮,如同钢铁断面。又有香红木叫法,把花梨、巴西红木叫香红木。红木家具又有新老之分,看到红木家具,懂一点会问是什么料,老料新做还是新料做旧。有人听到是花梨木,回头就走,其实材料诚可贵,做工价亦高。精工细雕的花梨木家具,同样讲究文化品位,一样令人爱不释手

  但红木是个筐,现在什么材料都往里装,在有标准的情况下,红木市场以假乱真、以次充好,把猫肉当老虎肉来卖没有少过。把相似神似的非洲木材用红木工艺制成家具,漆成酸枝色能说是红木家具吗?卢氏黑黄檀,最早叫马达加斯加紫檀,当紫檀家具卖,后来国标确认叫卢氏黑黄檀,属大叶紫檀,又称黑酸枝。此料初上市时养在深阁人未识,我一看是好料,力推同事买,待大家觉悟,价格今非昔比,只有后悔的份。

  我认识常熟一位红木老板,8000元一吨吃进不少此料,他后来发现红木市场不景气,当价格涨到15000元便将手中材料悉数转手,价格扶摇直上后,出现泡沫。这年头,做家具的不如炒木料的,炒木料的不如“搬砖头”(指倒爷)的,做家具是蓝领,倒木料是灰领,搬砖头才是白领。真让人看不懂。

  去年春天,红木家具炒声响起。紫檀(印度紫檀)从20万一吨炒到80万元一吨,去秋大跌,跌到今年只卖23万一吨,还在缩水。吃进人叫苦不迭。大红酸枝也从12万元一吨缩水到3万多元一吨。今天艺术品市场大缩水,便从红木开始。其实,不单仅是红木,只要讲究做工,白木家具也值得珍视。比如柚木家具一直以独立的白木贵族身份出现,不趟红木这股混水。日前到南通参观传统家具艺术馆。严老板制作的南通家具不开店,只开工艺馆,匠工技高一筹,式样雅致,在做工上下功夫,紫檀、柞榛、榉木家具都有,但无论做什么料的家具,都注重传统,注重工艺细节,注重文化品位,依我看,他卖得不是家具而是文化,让人看到失传的明清家具,得以重现其风貌,真是值得一看,也让买家值得慢慢品味中国传统家具的文化内涵。木材 家具 红木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