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河北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冀作”家具文化的魅力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7-03 00:12

河北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于2014年落户饶阳县,总占地面积8万余平方米,前期投资超7亿元,成为以五大名木(紫檀木、酸枝木、花梨木、鸡翅木乌木)为材料的大型红木家具生产基地,以“冀作”红木雕刻家具为主,拥有“鹊檀”“冀翼”“冀巧”“冀斧”“DIN意”等知名品牌,年加工8000套,年产值6亿元,从业人员达500余人,产品销往全国,成为长江以北地区最大的红木家具生态园区。

如今,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不仅传承传统技艺,在制作中融入传统文化元素,还锐意创新,不断吸取新时代中国文化精神的丰富内涵,赋予红木家具新的生命力和艺术魅力。在一榫一卯之间、一转一折之际,产业与文化实现了完美融合,同时,推动了县域经济加速发展。

6月15日,河北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内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下料车间内,一批批板材正被工人加工出来;雕刻车间内,机器轰鸣中,一件件板材成为粗雕产品,再由雕刻师细雕为一件件艺术品;成品库里,十余套订单红木家具正在打包,计划当天下午运往天津……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河北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的生意异常火爆。

“‘冀作’家具有上千年的历史渊源,它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好东西,我有责任和义务传承‘冀作’家具,并发扬光大。”对于红木家具“百年老字号”——“冀作”家具传承人吴金卫来说,挖掘和传承“冀作”家具文化成了他的人生理想,也是他正在追求的目标。“我做的并不是简单的家具产品,而是一种文化,一种情怀。”吴金卫这样说。

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负责人吴金卫生于河北省武强县,他祖上几代人都是木匠艺人,专为人定制家具,在当时的北京很有名气。在这种成长环境下,吴金卫从小便对家具很感兴趣。2004年,年仅24岁的吴金卫在北京开起了自己第一家家具店。两年后,他在北京创办了烨阳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随着烨阳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慢慢走向正轨,吴金卫却有一个愿望始终埋藏在心底,那就是家乡“冀作”家具的复兴。“冀作”,九州之首冀地之作式,在中国几千年的家具历史上,它曾以极致工艺美而辉煌存在,及至明清时期,北京一跃成为国都,在基于“冀作”的基础之上,衍生出了后来极具流行的“京作”一派,而后“冀作”与“京作”又共同构成了“北作”中式古典家具的左膀右臂。时至今日,“冀作”早已被“京作”的风华所掩盖。河北的老匠人也都纷纷到北京去制作“京作”家具,“北作”家具俨然是“京作”一家独大。

吴金卫看着极具历史文化内涵的“冀作”被淹没在市场之中,痛心不已。2008年,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大本营北京,回到家乡发展,推广“冀作”家具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冀作”家具的魅力。

知之非难,行之不易。一回到家乡,他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立河北昊阳红木家具有限公司。然而,复兴“冀作”的路上,这还远远不够。为了解到纯粹传统的“冀作”工艺,他走遍河北,寻找木作老匠人和“冀作”传承人,了解“冀作”文化,学习“冀作”工艺,甚至高薪聘请老匠人到工厂指导制作家具。

从古至今,家具的发展都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冀作”也是如此。因而,吴金卫深知当代要复兴“冀作”,并不只是简单的传承传统工艺,而是要在传承传统“冀作”家具工艺的基础上,融入现代文化,使其成为符合时代发展的新“冀作”。几番辗转,他找到中华木作大师潘再森先生,研究设计新“冀作”家具,建立专业全面的家具文化品鉴馆,以强劲的实力重振“冀作”风华。

“这只松鹤的羽毛最少也得雕一天时间。完成这个花鸟沙发檀雕靠背,得用八至十天。”浙江东阳市的雕刻师郑师傅手握刻刀,边聚精会神地雕琢着一只松鹤的羽毛,边讲解着,“雕刻工作检验的就是一个人的细心、耐心和责任心,每个作品都要精益求精,每个细节都马虎不得,把每件产品都打造成艺术品。”在郑师傅身上,我们看到了“工匠精神”。这也是河北昊阳红木家具人的精神。

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虽然已经引入现代化机械设备,但从始至终仍坚持一个原则:纯手工完成关键工序。“红木家具价格贵,原因除了木材稀缺外,就是人工成本高。一件家具要经过几十道甚至上百道大大小小的工序,从选材到组装,从榫卯到雕刻。正因为如此,红木家具不可能大批量生产。它的收藏价值和艺术价值大大超越了使用价值。”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副总经理李光耀说。

在昊阳红木文化品鉴馆的展厅内,插肩榫、抱肩榫、燕尾榫等榫卯结构占据了很大空间。“在世界家具行业中,只有中国采用榫卯结构,它是红木家具的‘灵魂’。”李光耀介绍,锯刨刮雕凿锉、兜料嵌接开槽、理线装配打磨等一系列精湛的手工技艺,产生了丰富的艺术效果和文化美感,特别是榫卯这种凹凸错落的“阴阳”艺术,不仅使家具的组合形态具有无限神秘感,而且其精炼完美的模样、巧妙合理的结构,成为饱含古人智慧的文化奇迹。

如果说榫卯结构是红木家具的内在美,那么纹饰雕刻就是其外在美。“昊阳红木家具立足于发扬‘冀作’传统家具,‘冀作’风格与‘京作’相似,又比‘京作’更为亲民,在造型上追求庄重大气,整体稳重却不厚重。其雕饰精致且式样内容更为广泛。”李光耀说。在昊阳红木家具制作厂区内,单独划出两个车间为雕刻车间,简单纹饰可以通过电脑操控机器雕刻,复杂或者定制的纹饰就需要匠人雕刻。“我们专门从外地高薪聘请具有丰富经验的雕刻师傅,几乎人人都是雕刻专家。”李光耀介绍道。“匠人曾经制作一把椅子,为了让弧度更加贴合人体曲线,花了半年多时间确定器型,纹饰也经过多次修改。”

把细节做到极致,这就是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的匠心所在。凭借精湛的技术和精益求精的态度,昊阳红木家具被荣选为“中国红木行业特色加盟连锁企业”,荣获“中国著名品牌”“全国产品质量公证十佳品牌”美誉。

我国的红木家具一直属于高端消费品。这几年,随着消费者不断更新的个性化需求,如今的红木家具市场墨守成规,不尽如人意。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该如何走上持续健康发展的道路?

吴金卫颇具战略眼光,他率先创新研发、更新设备、提升产品质量等,这也是在红木家具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潮头的重要“法宝”。

从近几年开始,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倾力在“新”上狠下功夫,不断开发新工艺、生产新产品。“同样是一套家具,不断融入新工艺,就会更受消费者欢迎和喜爱。”李光耀说。

在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区生产车间内,数台不同功能的大型设备开足马力紧张生产。砂光机“吞”入一根粗糙净料,“吐”出来的却是光滑平整,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比人工打磨半天的效果还要好上几倍。“上两年开始对设备进行全面升级,先后引进智能雕刻设备、全自动数控带锯床、高频真空烘干技术等,工作效率提高了好几倍,人工成本大大减少。”李光耀介绍。

为了让产品符合各个年龄层次消费者的需求,昊阳家具在“古典”红木家具的基础上,开发出“新古典”“新中式”“现代”等多个系列产品,深受消费者喜爱。

“这个手串品相不错,价格也合适。”在昊阳红木文化品鉴馆内,一名游客正在挑选手串。在品鉴馆的工艺品展示区,摆满了手串、折扇、毛笔、摆件等特色产品。随着昊阳红木家具知名度越来越高,产业链正在延伸,文化内涵正在扩展,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昊阳红木家具产业园了解、购买红木家具

为加快红木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在2019年衡水市旅发大会期间,饶阳县委、县政府高筑平台,打好红木文化旅游牌,通过资金支持,并请专业技术人员高端打造集体验、鉴赏等于一体的昊阳红木文化品鉴馆,并作为旅发大会一个参观点,在旅发大会期间大放异彩,引起参会人员和旅客浓厚的兴趣。走进品鉴馆,浓郁的中式文化扑面而来,厚重的历史述说着文化传承的演变,花格上镶嵌着喜庆的锦鸡,繁华的宫灯映衬着华丽的木纹,大红酸枝屏风透出的是千年古韵,大叶紫檀桌上讲述的是八仙过海的神通。徜徉在这里,既可以感受红木家具的发展过程,还可以了解到红木文化的博大精深。

昊阳红木品鉴馆是从形、色、声、香、味、触六个方面塑造的集文化与艺术为一体的高端品鉴馆,其中设有文化区、鉴赏区、家具区三大区域,涵盖了精品古典、新古典、新中式、现代中式、轻奢中式等中式家具全品类风格。文化区主要呈现红木家具的历史、文化、演变过程等,彰显出红木家具的传统工艺与文化内涵;鉴赏区主要陈设了漆器、玉器、瓷器、木器等和红木文化相关产品,更直观地展示了中国红木文化的广博兼容与奇思妙想;家具区按照日常家居布局,呈现了不同风格的样板间,展示出各种家具的不同空间效果。

对于未来的规划,李光耀介绍,为了传承和发展“冀作”家具文化,助推县域经济发展,他们投巨资正对园区进行升级改造,将打造成集文化、旅游、宣传、商业、会议等为一体的“3A”景区综合体。风格为江南水乡风格,有小桥流水,有亭台楼阁,还有四合院,并将“冀作”文化的东西放进去,如红木家具实物、制作流程等,让人们在玩中就可充分领略和认识“冀作”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饶阳县坚持以文为魂,激活文化资源,传承文化精髓,深入实施“文化提升”战略,推动形成内画、民族乐器、雕刻、工艺玻璃、青铜雕塑、红木家具等各类文化产业携手竞进、大小文化项目千帆竞发的良好态势,打造了一系列饶阳文化旅游“金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