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不怕老,越老越值钱!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7-04 01:35

有人说过:喜新厌旧是人类的本性。在现今资讯信息爆发的年代,人们对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也一天比一天强,眼花缭乱于这繁华的世界。但是有这么一批人,这么一种行业,仿佛是与此性质格格不入的存在,耕耘在传统文化的土壤中,秉承经典,兢兢业业,制作出一件又一件传世经典的红木家具

家具行业一直在发展,这是毫无疑问的,从唐代的兴起到宋朝兴盛,再到明清时候百家争鸣,文化绽放的盛况,古典家具的发展从未停滞。从简单的睡榻到各式各样的架子床、罗汉床、贵妃榻;从简单的椅子到官帽椅、圈椅、太师椅、宝座等;从简单的桌子到平头案、翘头案、八仙桌、架几案、书桌、画桌、条几等等,各个种类的家具都一直在扩充着自己的器型品类,家具所展现出来的不仅仅只是一种工具,更是一种文化理念和生活方式。架子床拿来大睡,罗汉床用来小憩或者待客,贵妃榻则是闺房女性专用;圈椅有天圆地方的特性,官帽椅有文人傲骨的气质,太师椅和宝座更是皇亲国戚官宦世家上等人士的贵气象征。其它家具也有各自所要表达的文化意义,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现在的中式古典家具行业除了秉承经典的人以外,还有另外一群人,这些人打着创新古典,打造现代中式风的口号,“研发”了一款又一款的“新中式家具”。就拿之前的文章《“新中式家具”只是消费情怀的“愣”家具》举过的一个圈椅例子吧。

有人能看出相较于传统圈椅缺少了什么吗?那些细的就不多讲了,两块对比最直接的就是构件少了,合理预留的榫卯空间没了。没错,最大的“改进”就是将榫卯结构给改没了,腿足同一水平线,细细腿足能留出两个方向的榫卯空间?鹅脖细的,联邦棍和后台上截都没了,靠背板与椅圈和椅盘的接口就跟别说了,这所谓的新款圈椅就像是你家装修时候把承重墙给拆一半了,甚至就留个柱子。而且器型是真的简约吗?你们难道不知道简约家具的鼻祖就是明式家具吗?西方国家的简约家具就是受到了明式家具的影响。你这种美其名曰创新的“新款中式家具”除了偷工减料,还剩下什么呢?对,应该还剩下营销和对“小资青年”的洗脑。

经典之所以会成为经典是因为它够坚挺,够耐用。你看数百年数、千年来数不清的东西都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但古典家具没有,一直传承至今。别人喜新厌旧是没错,但有些东西就是不能退让,就是经典的更好。因为这些“新”款没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可能因为利益,也可能因为观念的不正确。

红木古典家具的款型就是不怕老,越老越精品,事实就是如此,各大拍卖会上的经典器型,老的一个比一个高价;博物馆里珍藏的那些经典的明清家具,经典的一个比一个高。好的东西是能承受岁月的洗礼,就像10年前、20年前、30年前的经典老歌你听了一遍又一遍都不会腻,打开现在某些内地流行音乐的榜单,大部分都会抱怨一句:“这唱的都是什么玩意!”,十年后这些榜单的人还会在吗?那些“新款”的“新中式家具”,以为它们的用材和工艺,你看十年后它们还会在吗?而经典的红木家具就不一样,严谨得使用着传承古典的榫卯工艺,原料用的都是数百年甚至千年的名贵红木,稳定性和名贵性不言而喻,保养得当使用期限都是百年起步的。所以别再说什么,新款中式家具比旧款经典红木家具好了,你看那些新款的“新中式家具”敢用小叶紫檀黄花梨吗?没那个底气的,大红酸枝都没见到几款。

别的行业不敢保证,但红木家具肯定是越经典的越保值,只有留传下去的才有机会成为珍宝,而且中国古典风是刻印在所有人心灵深处的文化向往,是生命中的烙印,经典永不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