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赋予红木家具生命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31 17:21

  何为“精到”,何为“精细”?“精细”与“精到”应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精细”主要是针对工艺技术而言,追求纯视觉的美,如常说的“毫发必现”。“精到”的概念则要宽泛很多,指的不仅是技术层面上的美,更侧重于形与神的匹配,体现在整体构思与局部修饰的完美结合。难怪专家学者常说:“真正的艺术并非精雕细刻,而是巧妙的构思。”

  清代中期的某件黄花梨玫瑰椅,堪称雕刻繁简得体的经典。作品形制端正带收分,靠背的搭脑及扶手采用简洁的烟袋锅式榫卯结构,穿藤座面的抹头及后大边点缀雕刻灵巧的卡子花,扶手及座下三面券口牙子则是镶边式浮雕,虽然着墨不多,却都精致动人。最讨巧的是背板雕刻的构思:中间立一个变体寿字,四周许多螭纹环绕,寓意子孙满堂,均以透雕形式表现。须知玫瑰椅靠背的低矮是为了靠窗放置时不冒顶,这透雕背板有窗下的粉壁作底衬,虚实相生,加倍显出画面的繁丽,成为作品抢眼的亮点。

  红木家具雕刻应提倡工艺的“精到”,即形与神的匹配,才能在艺术高度上更上一层楼。然而,“精到”在创作过程中往往被人们忽视,“精细”却往往被过分重视。过分雕琢和没有情感的“精细”,导致家具整体丧失匠心而仅存匠气。例如,雕刻龙凤古兽追求越细越好、以繁为美,但在表现形式上都是统一的“盘旋嬉戏”、“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在外行眼里,“精细”是至高无上的美,形成这种不成熟的审美观念和创作态度,大多不是技术的原因,而是对创作主题及内容理解不够,美学知识贫乏等内在原因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