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现在进入去库存时代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25 22:27

  时过清明,红木商人们望眼欲穿的春天并没有到来。红木原料的进口价格和红木制品的市场价格都在下滑,交投清淡的市面难以扭转,被广州的商家叹为“水静鹅飞”。

  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不论家具还是原材,巨大的库存沉淀让红木商家尝到了 “压力山大”的滋味。

  “去库存”与收藏拍卖无关

  据商家介绍:“从去年5月份起,部分红木原料价格下滑,大红酸枝缅甸花梨都有超过20%的跌幅。”近期,国内市场以大红酸枝、小叶紫檀为代表的高端红木原材料价格急剧下滑,平均跌幅达30%至40%。商家反映从去年5月份起,部分红木原料价格下滑,大红酸枝、缅甸花梨都有超过20%的跌幅。在反应相对滞后的终端家居卖场,红木家具的利润空间也开始受到挤压。有的商家为了促销,春节“0利润”开仓,但效果平平,买家预期红木家具价格还会下滑,由此持币观望。

  红木之中,近期跌幅最大的是来自老挝、柬埔寨的大红酸枝,上等大料价格由每吨40多万元跌至25万元至28万元。小叶紫檀的跌幅也在30%至40%,均回落至2013年初水平。

  国内红木滞销,纽约佳士得春拍却传来明代黄花梨圈椅高价成交的消息。

  “在北京飞往纽约的航班上尽是似曾相识的面孔,以至于连乘务员都会问:您是去纽约参加拍卖的吗?可见这架飞机上的同好有多少。”国际买手陈连勇这样描绘中国买家的纽约扫货。在今年的纽约佳士得拍卖预展上,一众中国买家让他觉得恍如置身北京的拍场。

  安思远专场在本次纽约佳士得春拍之中风头最健,整场拍卖的最高潮来自四张明代黄花梨圈椅。其估价80万至120万美元,最终以850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总价968.5万美元,成为全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买家来自北京。业内人士认为,此成交将对明清黄花梨家具板块产生很大影响,因为内地这几年的明清黄花梨家具拍得并不是太好,原因在于真假难辨,而安思远的家具大多是上世纪70至80年代从中国购买出境,真假没有争议。

  圈内人言:围绕红木的冷热互现,说明原料市场的红木行情与拍卖行情无关,彼红木非此红木,不是所有红木都有投资和收藏的价值。

  别老拿资源说事儿

  近日,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部发布声明,为了确保森林资源可持续利用,加强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的维持,缅甸将原先的限制红木原木出口改为禁止原木出口,并对成品家具出口做出限制。

  消息传来,昆明市场的红木进口商预计:俗称大果紫檀的缅甸花梨要大涨,俗称大红酸枝的交趾黄檀也要大涨。但市场反应并不乐观。

  据了解,此次缅甸禁止红木原材料出口,主要原因有二:首先是遵照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新修订《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保护日益稀缺的森林资源。其次,缅甸环境保护和林业组织部官员称,“缅甸禁止原木出口,旨在促进木材产品提高附加值。但木材在当地加工成规格用材比如家具用材时,是允许出口的。”

  据昆明红木商家介绍,往年涨价前中间商都会大量购入,坐等升值。此次缅甸禁止原木出口,除了少数商家销售略有增长,并未出现大规模囤积的情况。业内人表示自2013年6月,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重新修订《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后,相关进口红木已经大涨了一轮。曾经沧海难为水,前两年炒作太猛,一些炒家现在还忙着抛货套现,面对此次涨价,商家都在持币观望,自然不会再囤积居奇。

  业内人士分析,近年来国内红木市场因为资源概念的炒作,大量热钱加入,放大了对红木原材料的巨大需求,拉升红木进口的大幅增长,进而拉升红木原料价格。红酸枝的价格甚至飙涨到每公斤1000元,很多家具厂商都不做家具了,而是直接把红酸枝当成资源储存起来,现在热钱离场,囤积了大量木料的红木厂商只能大幅降价抛售。

  有人把红木市场颓势归咎于房地产疲软和反腐,但圈里人心知肚明,对红木资源稀缺性的爆炒才是根本原因。商家将明清老红木家具的收藏价值移花接木,“挖掘”出当下日常消费的红木家具的保值增值功能,如今气泡被吹爆,市场回归正常。

  圈内人言,相较于古董家具,红木新家具变现很难,就算买了能升值,也得等到猴年马月。红木的确资源有限,但不能人为夸大其稀缺性。缅甸此番禁止出口的是原木,但经过加工锯材还是可以出口的,越南的情况也是如此。